廈門水產氣象聯盟

新希望高管首談水產戰略:在東南亞以控股或獨資方式養蝦,再賣回國內,有整合優勢資源的需求

水產前沿 2022-04-08 16:44:16

廣告

提要:在海外布局了16個國家,海外將是新希望水產料最大增量市場

  • 文/圖 水產前沿雜志 唐東東


中國最大的農牧業生產企業之一的新希望六和,近年來致力于構建農牧食品產業鏈一體化,以“基地+終端”的模式通過發展養殖基地來促進傳統飼料業務的轉型,從聚焦飼料變為打造“兩端”,即養殖端和消費端。



新希望六和飼料管理部總經理李芳溢


大的戰略轉型框架之下,作為國內第三大水產飼料企業——新希望六和的水產業務板塊將如何謀變?筆者采訪了新希望六和飼料管理部總經理李芳溢,其2005年開始負責整個集團的飼料生產和銷售環節。


東南亞養蝦再賣回國內


FAM:新希望提出了聚焦養殖端和食品端的規劃,具體到水產板塊是什么內容?


李芳溢:水產方面我們目前的核心業務還是在飼料,養殖、食品上的思路是重點聚焦優質水產蛋白,這是我們未來想去做的事情,現在還在做前期的調研準備,詳細的啟動方案還在醞釀。


隨著國內肉制品消費結構的改變,未來應該對水產品這類優質蛋白的需求會增加,四大家魚等常規淡水魚的消費我認為不會再增加,主要集中在特種水產品種。對蝦這幾年由城市消費向農村消費延伸,在國內的消費一直處于增長勢頭,所以我們說接下來要做的優質水產蛋白,其實主要是蝦。我的判斷是,國內對蝦年消費需求量缺口有50萬-70萬噸。


FAM:對蝦項目目前進展怎么樣?


李芳溢:現在還在搜索全球資源,尋找優質的養殖區域,這方面我們至少做了有3年時間,花了很多精力。相對來講,研究好了后布局就快一些。我們已經在東南亞看了非常有優勢的四個地方,但具體信息還不能透露。我們會在當地以控股或獨資的方式參與養殖,然后以產業鏈的思路來操作,簡單來說是養殖生產在國外,消費在國內。我們考慮在國外養殖的原因是,國內水源條件有限,病害又多,對蝦養殖成功率低,經營風險很大。未來如果國內的技術能夠解決現有的問題,也可以考慮在國內養殖。


FAM:國內的飼料集團企業在蝦產業上大多是,苗種、飼料、動保三大板塊一起結合來發展,新希望是否會有這些考慮?


李芳溢:苗種、飼料、動保相結合是一種思路,但我認為不一定要去配套,專注做一個環節做到極致也是一種方式。就我們目前來講,還是飼料板塊做得比較好,我們會去整合行業里邊對我們有互補性的優勢資源,共同來做市場。


苗種方面我們之前也做過調查,在尋找機會。像蝦苗來講,我們一直沒搞懂,為什么這么多做蝦苗的企業做了這么多年,算總賬是虧的,還沒有誰是賺錢的。之中到底是技術難題,還是環境問題或是其它,我們不太明白里邊的道理。如果一個產業連續十年,整體而言都是虧的,那我們就要慎重去考慮。不像養豬,雖然有虧有賺,但如果拿50年的歷史出來看,賺錢的時間還是多一些,那么這種產業我們進去,長久來看虧損的可能性不大。


FAM:優質水產蛋白的產供計劃中,除了對蝦外,還有哪些?


李芳溢:國內我們在四川瀘州有做一些魚上面的嘗試,養殖戶按照我們的要求養魚,然后我們收回來做自己的品牌和銷售,在當地消費市場還比較有影響力。另外,我們也與浙江省政府簽訂協議,在舟山港打造中國最大海產品、肉產品進口基地保稅區、檢驗檢疫隔離區和加工基地,進口全球的優質蛋白。我們的目標是致力于成為優質高端蛋白供應商。


對服務與研發資源有需求


FAM:產業鏈上的資源很多,對于新希望來講最期待的是哪些方面的資源?


李芳溢:技術服務是我們的短板,這塊肯定要加強。營銷一定是跟技術結合再一起,單獨只會營銷不懂技術,未來沒有生存空間。至于技術服務由誰提供,不一定是我們,可以是第三方的團隊。


再往前延伸,就是研發能力,面對用戶需求有整體解決思路的研發能力,比如對服務產品的研發、對飼料營養本身的研發,等等。另外,我這邊還缺一個負責全國水產料線路的總經理。


FAM:目前有無相應的行業資源在整合?


李芳溢:現在還沒有發現讓我眼前一亮的資源。我的判斷標準是,首先是看團隊,其次是商業模式,有其先進性,再者看資產是否優良。我們可以投資創業團隊去做,唯一的原則是要控股,最低控股比例為51%,其它條件都可以談。我們覺得參股一個企業,靠投資去賺錢,收益對我們來講意義不大,因為投資農產業沒有想象中收益那么高,投其它領域可能更好。所以,從資本的屬性來說不偏向于投資農產業,但作為公司的使命,這是我們的主業,一定要去做這些事情。


海外將是最大增量市場


FAM:新希望真的不談飼料了?


李芳溢:怎么不談,到今天為止,飼料仍是我們的核心業務。只是我們現在做產業上下游的事情,就跟分子公司總經理說,一定要有產業的思維,單單還是飼料思維的話眼界就打不開。從長遠來看,飼料業、養殖業最終的利潤來源都在食品。


FAM:水產料方面新希望此前提出過“1820”計劃,即到2018年實現200萬噸水產料,現在還是按既定目標去做?


李芳溢:我們現在水產料年銷量90多萬噸,距離200萬噸還有些距離。目前國內水產料的市場容量為1800萬-1900萬噸,這幾年基本到了平臺期,所以國內增長的空間相對有限。增量的關鍵,海外市場可能有一些機會。我們在海外布局了16個國家,但從前年才在菲律賓有了第一個做水產料的廠,去年做了1萬多噸,此前海外市場基本沒有水產料,都是以禽料為主。


我們打算接下來在海外發展水產料,像緬甸、印尼、菲律賓、印度、尼日利亞、孟加拉等國家的水產養殖水平,有點像我們國家上世紀80年代初的水平。舉個例子,緬甸一公頃養殖水面放半斤左右的魚種,低的放1000尾,高的也才放3000尾,相當于一畝最多就200尾;但是那邊的消費潛力很大。而且有些國家的水源條件很好,塘租幾乎為零。


整體來說,國內市場更需要實力來做,而國外是一個機會型市場,像緬甸這些國家每年水產料都以百分之十幾的速度在持續增長,國內則處于平穩期甚至還有下滑。如何開發海外市場,我們有一些想法,但是不方便透露太多。


FAM:您怎么看待國內的水產料市場競爭態勢?


李芳溢:按我自己的判斷標準,只要產業前十名的企業銷量大于30%,整個產業的競爭就比較強激烈了,所以水產料的競爭強度遠比畜禽料大。畜禽料前十名的企業銷量占比這三年連續下降,而不是提升,說明大企業還沒有跟上時代變化的節奏,小企業反而更靈活,還有上升空間。但是單獨做水產料的中小企業,現在面臨的問題比較大,這些企業一般是家族型,年產量平均就2萬-3萬噸的水平,之前可以由于對某個品種有深入理解而占據一定市場地位,隨著大企業也把這個技術摸透后,它們的優勢將逐漸難以體現。


FAM:國內的水產料市場容量有限甚至下滑,這種市場環境下企業怎么獲得增長?


李芳溢:大盤沒有增長,你要增長,一定要做得比別人更好才可以,要給客戶一個用你產品的理由,因此要更注重產品附加價值的體現。


客戶買產品,一是看功能性,像飼料的功能性就是魚吃了轉化成自身蛋白。這里邊有一些技術含量,做得好的配方,氨基酸沉積率可以做到接近50%,做得差的只有36%,兩者之間蛋白的轉化率就差了很遠。如果單純檢測配方中蛋白質氨基酸的含量,是差不多的,只是組合不一樣;二是看附加價值,客戶用了你的產品,能否獲得行業平均水平以上的回報。


當然最為關鍵的是,飼料行業已經從“分蛋糕”到“搶蛋糕”時代,更加考驗的是企業的系統能力。系統能力就是專業能力+協同能力+資源整合能力,像新希望六和這種大型集團化企業在未來的成長增長優勢是會越來越明顯。

轉載聲明

本文為“水產前沿”獨家稿件,版權合作,敬請聯系wx@fishfirst.cn。

未獲書面許可,一律禁止轉載!謝謝合作!

征稿

zhenggao

中國水產業領先的行業公眾號“水產前沿”誠征原創稿件,歡迎任何涉及水產的原創獨家好稿(請勿一稿多投,請勿抄襲),也歡迎提供新聞線索。

聯系郵箱:wx@fishfirst.cn

稿件或線索一經采用,均有酬謝

男人和女人高潮免费网站,热九九99香蕉精品品,久久国产精品自在自线观看,日韩精品 欧美成人